中国女飞行员遇难名单(图)

中国女飞行员遇难名单(图)

中国女飞行员遇难名单(图)

2005年空军首招歼击机女飞行员

申进科介绍,新加入八一飞行表演队的5名女飞行员,是我国首批歼击机女飞行员,飞过4种机型,飞行时间在750小时以上。她们是2005年空军首次招收的歼击机女飞行学员,于2009年4月以全优成绩完成学业后,编入作战部队,曾在新中国成立60周年国庆首都阅兵庆典上飞越天安门,具备独立驾驭三代战机能力。1951年我国招收第一批女飞行员至今,空军已有500多名女飞行员翱翔蓝天。

中国女飞行员遇难名单(图)

5名女飞行员国庆60周年飞越天安门

申进科在发布会上表示,曾在新中国成立60周年国庆首都阅兵庆典上飞越天安门的中国首批歼击机5名女飞行员,将在第十届中国航展上驾驶国产歼—10飞行机进行飞行表演。

中国女飞行员遇难名单(图)

(图:中国飞行员)

申进科介绍,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已走开了表演队员与作战部队飞行员轮换的路子,有5名歼击机女飞行员和4名男飞行员新加入了表演队行列。八一飞行表演队既是“仪仗队”也是“战斗队”。表演训练的同时,还组织夜航和对抗空战等作战课目的训练,保持和提高飞行员的战斗技术,随时可执行作战任务。

女飞行员刘晓连死亡飞行5分钟

郭少英   

塞北初秋,晴空万里,山野金黄。

中国女飞行员遇难名单(图)

(图:女飞行员刘晓连

   1982年9月20日上午,刚刚圆满完成转场任务的刘晓连机组,准备驾驶安-2 6运输机从张家口机场返回部队。

   飞机开始在跑道上越来越快地滑行。舷窗外,停放在跑道另一侧的一架架高空高速歼击机仿佛跳动着向后退去。刘晓连驾机离开了地面,金属“大鸟”轰鸣着直刺蓝天。

   飞机爬升到700米高度时,刘晓连看了一下表,9点33分。

   “阳光刺目。她拉下遮阳板。就在这一刹那间,她的心像突然被毒蛇咬了一口似地紧缩起来,脸上顿时不见一丝血色。”一位作家这样描述接下来的故事。 “正前方有一架高空高速歼击机正向她迎头飞来。那架歼击机的机身是乳白色的,机身完全溶化在耀眼的阳光里,因此谁也没有发现它。

   是一架正在降落的飞机!

   赶紧作规避动作吗?不可能了。有经验的人知道,如果飞行员在空中能够用眼睛看到正面有飞机飞来,那么绝对逃脱不了相撞的惨剧,何况那是架超过音速两倍的飞机……她甚至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在她看见歼击机后的1/5 秒的时间内,一切就发生了。———两机在700米的空中相撞!”

中国女飞行员遇难名单(图)
   2001年2月7日上午,谈起自己十几年前的这一段空中遇险,刘晓连平淡地说,她事先并没有发现飞机,也不可能发现,因为这架正准备降落的歼击机是从安-26运输机的右后下方与之相撞的。一大块歼击机机翼斜着揳入安-26的机腹。

   “嘭”的一声闷响,刘晓连只觉眼前一黑,就在瞬间和机上所有人一样被震昏过去。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刘晓连清醒过来。她发现自己被震倒在中央操纵台上。飞机在无人驾驶的情况下还在飞着。她立刻感到了生的希望。

   这时飞机正向左侧下坠,座舱内烟雾弥漫。飞机已严重损伤。

   突然,透过烟雾,她隐约看见一座山峰正向她直扑过来。刘晓连立刻惊出了一身冷汗。她知道这个机场附近的山高不过300米左右,就是说,她的飞机被撞后已下坠了近400米。她顾不得伤痛,赶紧撑起身子,双手紧紧拽住操纵杆,将下坠的飞机奋力改平,然后渐渐又拉起来。她好像看见黄绿色的树梢从机腹下呼啸而过。她后来坦然地说:“我当时真是把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

   山村的小学生目睹了这惊心动魄的一幕。一个孩子对空军事故调查组的同志说:“我亲眼看到一架大飞机和一架小飞机,飞着飞着就撞到一块儿了。小飞机冒着黑烟飞下去了。大飞机冒着白烟,眼看快要撞山了,又慢慢飞起来了。”

   随着座舱里的烟雾逐渐消散,刘晓连发现,飞机座舱里的仪表除气压高度表外,其他仪表全部失灵。空地联络中断,发动机油门杆失效。回头一看,她才吃惊地发现,通信舱下部被击出了一个斗大的窟窿,通信长蔡新成仰面躺倒在过道上,强大的气流夹着液压油劈头盖脑地向舱里袭来,耳旁充斥着阵阵的怪啸声… …

中国女飞行员遇难名单(图)
   情况万分危急!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机组其他6名同志陆续从昏迷中醒来,但都程度不同地受了伤。6张脸上几乎都带着鲜血。蔡新成的伤势最严重,左腿被揳入的机翼生生切断了。

   “快抢救飞机!”刘晓连忍痛大喊。大家立刻从巨大的打击中清醒过来。机组人员忍着剧烈的伤痛,立即各就各位,采取一系列措施配合她控制飞机。刘晓连通过舷窗观察左右两台发动机的运转情况。正常,两架螺旋桨还在不停地旋转(事后刘晓连才知道,飞机的左发动机由于进气孔吸进金属残片已经停车,螺旋桨是在风力的作用下转动的)。

   人都在,飞机也在。刘晓连坚定了信心。

   飞机继续下降。刘晓连驾驶舱前的挡风玻璃被一层血浆似的液压油糊住了。她看不清地标地物。更严重的是,飞机抖动得越来越厉害,发出“咯吧、咯吧” 的响声。发动机转速忽大忽小,飞机也随之急剧地摇摆颤动。操纵装置已很难完全控制飞行状态。

 中国女飞行员遇难名单(图)
 刘晓连知道,在这种情况下,一定要尽力保持飞机的状态和高度,防止撞山坠地,同时要尽快回场降落。她咬紧牙关、忍着疼痛,紧紧地握着操纵杆,根据对机场位置的记忆寻找跑道。副驾驶常继堂和机械师魏成景也忍着伤痛一边协助她找机场,一边进一步察看飞机损伤情况。

   终于,她看到跑道———一条灰白色的跑道出现在左翼的前下方。她的心几乎都要停跳了,凝固的水泥跑道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亲切和令人感动。刘晓连立即下令:“放起落架,准备降落!”

   空中机械师报告:前起落架已经放下,但由于机身严重变形,主起落架收上锁打不开,两个主起落架怎么也放不下来。

   “复飞吧!”副驾驶常继堂提议。通过再次复飞想办法把起落架放下来然后降落也是飞行中的惯例。但两手紧紧握着操纵杆的刘晓连下意识地感到,飞机已越来越难以控制。跑道边上还停放着十几架飞机,跑道延长线上是山,附近有厂房、村庄。飞机带这样大的故障复飞,一旦坠毁,不仅机组7名空勤人员性命不保,还可能给人民群众和国家财产造成重大损失。“不能复飞,立即迫降!”几乎是一瞬间,她作出了决定。

   也许人们应该感谢刘晓连的这个决定。空军事故调查组在对这架飞机进行检查时认定:严重地撞击之下,机上铆钉等联接部件已大部断裂,飞机处于“骨断皮连”状态,再有3~5分钟,这架飞机就会空中解体。

 中国女飞行员遇难名单(图)
 起落架放不下,在跑道上迫降是不行的。兄弟部队的飞机正在起降,飞机上还有4吨多油料,一旦机身接地就会摩擦起火爆炸,后果不堪设想。

   “准备草地迫降!”刘晓连大声说,充满信心的话语鼓舞着大家。副驾驶常继堂急忙协助她用力将机头拉起,准备让飞机以大仰角接地,尽可能减少与地面的撞击力度。当飞机离地面高度约10米时,刘晓连果断下令关闭了发动机(其实由于飞机处于失控状态,机组人员已无法关闭发动机)。这时在后舱的机械员小宋拼尽全力打开了主起落架收上锁,使主起落架在自重的作用下终于放了下来。然而飞机已不可能再回到跑道上。

   飞机开始迫降。懂飞行的人都知道,飞机接地时的轻重程度是检验飞行员技术水平的一个重要标志。驾御着似乎快要散架的飞机,刘晓连更加注意要让接地的一刹那更轻一些。飞机已开始在草地上滑行,机组成员还没有感觉到。直到刘晓连大声喊:“飞机已经接地了!”大家才反应过来。

   这时左侧十几米外的跑道上,突然滑过一架银色的小型歼击机,机尾部拖动着绽开的白色伞花。刘晓连在发现兄弟部队的几架歼击机正在着陆的同时,也可怕地发现自己的这架飞机却在向左边的跑道一点点偏过去。刘晓连刚刚放下的那颗心“忽”地又提了起来。如果飞机上了跑道,一切都完了。她似乎看到了高速滑过的歼击机座舱中飞行员那张年轻、惊恐的脸。

   “一定要避开跑道,保证他们安全着陆!”说时迟那时快。刘晓连急忙用力刹车,无效,再用应急刹车,也不起作用。这时她才凭感觉知道,飞机可能已经没有前起落架了(事实上前起落架已在撞击中被入的机翼切掉了)。

   飞机仍以每小时100多公里的速度往跑道上斜插。顷刻间,左机翼已进入跑道上高速滑行。

 中国女飞行员遇难名单(图)
 刘晓连眼前一阵发黑。6架价值百万元的飞机!6位中国空军最优秀的飞行员 ———歼击机飞行员!如果她的飞机冲上跑道,一瞬间6架歼击机就会一架接一架地撞上来。速度太快了,他们没有任何能躲开的可能,她真不敢想下去了。

   电光石火间,她知道,要避免飞机相撞,只有一条路了,那就是将自己的飞机立刻停住。

   她忽地从座位上站起来,伸直双腿,用尽平生力气蹬住右舵。机械员和领航员立刻吓白了脸,急忙高喊:“机长,快坐下,危险!”她何尝不知道危险和这样作的后果———在机头擦地的情况下,自己的双腿可能会撞断。但没有时间了,刘晓连喊道:“老常,快蹬住右舵!”她喊得太急了,声音都变了调。“豁出去了,完了就完了吧!”她双手用力,一下把操纵杆前推到底。她要让机头栽进草地里,以阻止飞机前进。

   没有尖厉的金属摩擦声,也没有巨大的碰撞冲击波,在经历了种种磨难后,飞机终于顽强地、奇迹般地停了下来。一场令人不敢想像的事故避免了。

   机舱里霎时变得非常安静。大家面面相觑,几乎不能接受这个在生死挣扎后的现实。副驾驶常继堂甚至准备露出一丝微笑。刘晓连立刻反应过来。“快走,飞机可能会爆炸!”机组人员一个接一个从变形的舱门跳出去。她回到了大地上,但死神还一直守候在身边。她看了一下表,9点38分。从飞机被撞到现在只过了 5分钟,可她感觉比5小时还漫长。

   机舱里没有人了。她拖着发软的身体,摇摇晃晃地走到舱门口,最后回头看了一眼地板上沾满斑斑血迹的、凌乱的机舱,一脚踩到外面的草地上。

 中国女飞行员遇难名单(图)
 她开始寻找机组人员。她看到机械师魏成景背着通信长蔡新成走在前面,蔡新成血肉模糊的断腿流出的鲜血,把两个人的蓝色军裤染成黑红色。刘晓连的眼泪再也止不住,哗哗地流下来。她事后说:“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幕。”

   刘晓连的胳膊、胸部、腿部多处被撞伤,特别是腰椎严重错位,但她还是坚持马上到塔台向指挥员报告了事故情况。

   空军专家组在对受伤飞机进行检查时,对两件事感到不可思议。一是不能准确判断飞机在何处接地。因为在机头接地点前,草地上几乎找不到明显的压迫痕迹。专家们对刘晓连的飞行着陆技术表示叹服。他们认定:飞机在着陆时没有受到任何损伤,所有损伤都是在空中相撞时发生的。二是不知道刘晓连是用怎样的力气才搬得动飞机操纵杆的。飞机被撞后,机械部件严重变形,操纵杆被紧紧地卡住,加上左发动机停车造成的空气动力破坏,操纵杆每拉动一次需要近百公斤的力量。事后检查时,两个年轻飞行员上去用足了力气才刚刚能够拉动操纵杆。

   后来,6位有惊无险的歼击机飞行员向上级坚决要求为刘晓连请功。她的英雄事迹也很快从空军传向全军部队,又从部队飞遍全国。刘晓连被空军授予功勋飞行员金质奖章,并记一等功。她所在的机组被空军党委授予“忠于职守勇于献身保证安全的模范机组”荣誉称号。  

《中国国防报》 2001年3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