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小萝莉做钢琴家教的日子

up 主大学读的是音乐教育,主修钢琴,副修声乐,两年前毕业于沿海某都的大专院校后留在本地去了几家琴行做了兼职钢琴老师。本来刚上大一的时候想着读完大学就回老家的高中做音乐老师,工作轻松稳定竞争又不大,离家近吃住父母包,消费又少,工资虽不高但是稳定而且教师福利多,重点是上课可以光明正大的看好多好多年轻可爱的高中女生。当然重点是最后一句。但是后来才发现大专院校的音乐教育专业只能教小学以下, up 主虽然觉得萝莉控即是正义,但是在某夜梦里脑补了一番未来的教书生涯之后醒来怒扇自己一耳光:畜生这可是犯罪啊!于是 up 主舍弃了作为一名光荣人民教师的职业,不局限于小小的校园里,选择把知识的力量洒遍整个教育业,当了一名跑琴行的兼职钢琴老师。因为读大学的时候就在这几家琴行做过兼职,所以生源还是比较充足,一个礼拜里把每家琴行的学生分别安排好上课时间,剩下还有两三天的时间可以休息。刚开始毕业那一年多还是比较稳定的在几家琴行来回跑,每个月去除吃住和交通费原本是能存下不少钱的,但是没课上的时候老待在家里上网又忍不住去马云爸爸那里买买买,出去就更不用说了,一整条街的商铺都是我的爸爸。于是在大半年前我开始让大学同学把时间协调不了的家教兼职让给我做,想把自己的周程表充实一下,好让自己不必剁手而又管住钱包。 然而就是这个兼职的钢琴家教,让 up 主感觉到开启了一个新的支线。从此 up 波澜不惊的人生开始狂风骤雨。 当我按照同学给的地址来到兼职家教的小区大门口后我的第一反应是「WTF?!」,难怪刚才的士司机听我报完地址后看我的脸色怪怪的,我现在可算是明白了他内心的对白了,「住半山别墅的人居然还需要打的?!」我去,我怎么知道有钱人找钢琴家教居然不是找教授而是找我们这种刚毕业一两年的大专狗。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拿出手机仔细对了下地址确定无误后缓缓走向门口的保安亭。我努力从脸上挤出一丝人畜无害的笑容,报上地址以及说明身份,保安小哥盯了我三秒后无情的拒绝了。卧槽! 保安小哥面无表情的说:「我需要业主的证明才可以放你进去。」放字是什么意思啊喂!耽误了我的时间迟到了信不信老子投诉你! 我尴尬的笑了笑说:「稍等,我打个电话跟业主说一声。」然后快步走到旁边,拨通了同学留给我的学生的电话。电话响了好久都没有人接,总感觉背后被保安小哥盯的有点凉飕飕的,他该不会觉得我是可疑人物然后报警吧。 幸好拨第二次的时候有人接了,接通后是冷冰冰的声音:「喂!谁啊?」啊咧,不是说学生是个初中生么,怎么声音听起来不太像。 我瞄了眼保安小哥发现他还在看我赶紧大声说:「您好,我是xx 杰老师介绍过来的钢琴老师,我现在在小区门口进不去呢,能不能麻烦您跟门口保安……」「嘟嘟嘟。」卧槽!挂我电话!!!我看着手机里的通话记录想着要不要再打一次的时候不远处的保安亭电话响起来了。 保安小哥蹭的一下就接起电话,一只手拿着听筒的地方一只手按着话筒的地方,面庞像笑开的狗尾巴草一样绚烂,一边大力点头一边温柔的应答:「好的好的,我现在……」保安小哥脸上的笑容僵住了,轻轻的放下了电话。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也被人挂电话了吧。 我平复了下嘴角的笑意往小区门口走去,刚想跟小哥说声谢谢保安小哥又回复了刚才面无表情的状态:「进去吧。」卧槽这小哥是四川来的吧,变脸玩的飞起。我给了他一个善意的微笑后缓缓走进小区。 我没想到这开头,也没想到这过程,更没想到后来发生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