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画家和国宝

一个小偷已经好几天没有偷到过东西了。这天,他路过一所简陋的房子,眼睛一亮,看见墙上有一行醒目文字:此房内有国宝数件。

“活见鬼,这么穷的地方还有国宝?”沮丧的小偷有些怀疑,由于好奇他还是潜入了这所房子。

一个蓬头垢面的中年人躺在床上,胡子邋遢,落满灰尘的桌子上放着几个干吧吧的面包,还有一个破碗。从那双呆滞、浑浊的眼睛里,可以判断主人是个一支脚踩进了鬼门关的人。

小偷的眼睛搜寻了一遍屋子,然后他贼头贼脑地凑近主人,问:“你这里有国宝?”

主人微微地睁开眼,摇了摇头。

“你能不能可怜可怜我这个走投无路的人?”小偷丧气地说道。

“你坐下,也许我可以帮你成为富翁!”主人带着乞求的眼神,动了动嘴唇,发出树皮掉落的声音。

“哼哼,可笑!不过,我倒愿意听听你的高见。”小偷怏怏地坐到床沿上。

主人觉得密布的阴云里突然钻出了太阳,眼睛立时射出一道亮丽的光来。带着一份欣喜,主人来了精神,一支胳膊慢慢地支起身子,背靠着床头咳嗽了两声,然后滔滔不绝地说着自己的故事。

“我是个画家,创作了数以百计的作品。有些作品我自己非常满意,觉得它们可以流传百世,永久地藏在国家博物馆里。前些年,我周游各地宣传自己的作品,希望能让同代人认识这些作品的价值,同时也改善因为创作带来的生活窘境。但,不管是行内行外的,没有一个人看中我的作品。所有的人不但把我费尽心思创作的作品说成破烂,还当众奚落我是个自以为是的狂人……我因为创作耗尽了毕生精力,又因为四处奔走耗尽了所有的财力。由于不会经营生活,我很快变成了一个家徒四壁的穷光蛋……”主人气若游丝,吃力地说着。

“我的天哪,你跟我说这些有什么用,如果找不到一件兑换现金的值钱东西,过不了几天我就会饿死的!”小偷打断了画家的话,站起来准备走人。

“求求你,让我说下去吧,我已经三个多月没见到活人了!”画家哀求道。

“我真是个倒霉蛋,活见鬼了,怎么就来到了你这里!”小偷重新坐下,接着叹了一口气,表示为自己的冒昧行动忏悔。

主人振作精神,继续说道:“拿一些古今著名画家的作品与我的作品进行比照,我确信我的作品古今独步,当世无人超越,估计今后的几百年里也不可能有这样的杰作了。当今的所谓画界名家们,一个个把自己圈在牢笼里,像一只微小的蚂蚁看守着自己那片狭小的天空,碌碌无为地涂鸦毫无突破;而一些所谓的理论学者个个道貌岸然,俨然像个舵手,舞动话语权的旗帜张牙舞爪地指东指西,赞此贬彼。”

“求求你了,说点有用的吧,我什么也听不懂!”小偷快要哭了。

“我只有一个机会了,我必须说下去,要不我将带着一生的遗憾去见阎王了,我心里不甘心呀。几个月前,我一直都在耐心地等待着一个人的到来,我希望他是一个慧眼识珠的艺术大师,实在不行是个有艺术特质的人也行。于是,我就在墙上写了那一行文字。但是一个月过去了,没有人来;两个月过去了,没有人来;三个月过去了,还是没有人来……我遭受到了巨大的打击,难道我真的带着绝世的才华来到世上,然后带着绝世的作品孤独地去见阎王吗?慢慢地,我不再奢望遇着大师或者艺术欣赏者了,只要他能保存我的画作就是我的救世主。但是,即使是这样的愿望,我也相当绝望。后来,我做了一个我一生中最重要的决定:在第四个月的某一天晚上,我将烧毁自己的所有作品,赤裸裸地离开这个让我痛苦不堪的世界。我暗暗地计算着,这已经是三个月零十四天了,明天就是最后期限,是我的末日,也是我作品的末日,我将不再等待,义无反顾地踏进通往阎王爷的大门,让这里熊熊的大火伴随我度过最后的时光。你来了,不管你是什么人,出于何种目的,都是我最想见的人,因为你是我作品价值存世的希望,是我生命价值体现的希望。请你相信我这个即将死去的人,现在我虽然是个无价值的人,但不久的将来我的作品将会价值连城。到那时,画家对我顶礼膜拜,理论学者研究我艺术领域的划时代创新,收藏家把我的草稿当成无价之宝,出版商把我的头像印在艺术教材的封面上,文学家为我编织花样繁多的奇闻轶事……”主人陶醉在自己的述说里。

“好吧,好吧,既然你说得煞有其事,我的怜悯心愿意为你保存点你的所谓杰作,但我确信,我死之前你的作品还没有得到认可,那时你的杰作就请阎王爷收藏吧!”小偷见主人说得那么悲壮那么深情,说道。

“谢谢,你不是在挽救我的作品,你是在挽救一个时代的艺术;你不但是我艺术作品的救世主,更是这个时代艺术的救世主。好人终有好报,在不久的将来,你或者你的子孙肯定是大富翁,那是你今天英勇付出的回报。去吧,好心的人,那些都是我最杰出的作品,你能带走多少就带走多少,余下的就作为我葬礼的花环。”画家平静地说。

小偷来到了大卷大卷的画作前,打开一卷卷画作,左看右看也不知画卷上画着什么东西;后来,他不耐烦了,索性提起两捆还没打开的画卷准备走人。

“我的救世主呀,你右手提的是一捆草稿,请你换旁边那捆吧。”画家叹着气,说道。

小偷换了旁边一捆,向画家告别:“可怜的人,祝你好运!”

“我的救世主,也祝你好运!”画家作了个告别的动作,躺下了,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第二天夜里,画家站在自己的画作前,点燃了一卷一卷的画作。火苗染红了他的脸,他端起酒壶,唱起赞歌,迈开舞步……火越来越大,他越来越兴奋,火苗噼噼啪啪的爆破声是他的伴奏,他跳呀唱呀,歌声随着火焰升上高空,直入天际。忘了孤独吧,忘了贫困吧,忘了耻辱吧,忘了不公吧,他感受到从来没有过的快乐和轻松,感受到从来没有过的美妙和幸福。

多年以后,画家的作品在一个国际拍卖会上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历史奇迹,他的许多作品成了国家博物馆的国宝级藏品,少数作品传到国外因为归属之争几乎引起战争。和画家同时代的所谓画界名家已经销声匿迹,挥舞指挥棒的画界理论学者表示了深深地忏悔后开始研究他的作品并以此为生。当然,那个小偷成了知名的富翁,世界各地的记者、传记作家争相采访他,当然他的身份不是小偷,而是画家生前最亲密的朋友,是挽救艺术的救世主。虽然画家居住的房子成了灰烬,但依然是艺术家们向往的圣地,每个朝圣者来到这里都带走一些“圣土”,久而久之,那里形成了一个巨坑。关于那场火,所有的艺术家都一致认为,画家点燃的那场大火虽然毁灭了一个天才画家,却照亮了艺术殿堂的漆黑天空。

 

注:本篇作品为白日星空原创,网络转载请标明出自《白寓空言》或《一品故事网》并标明作者,欢迎纸媒刊登,敬请告知。
  联系邮箱:zkz2008@126.com
  :313578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