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猎人和他的儿子

   冬天到了,老猎人选了一个艳阳高照的好日子,和儿子一道整理好行装,扛着枪,牵着狗,踏进了茫茫林海,钻进了蟒蟒群山,开始了冬季狩猎。一进深山老林,老猎人每走一段路就要督促儿子用刀在树身一人高处刻上记号——怕迷路。儿子近年来多次随父亲进山狩猎,也算得上是一个小有名气的青年猎手,他一边认真地在树上刻着记号,一边在心里想:“这么简单的道理谁不知道呀?老头子还把我当小孩子呢!”
  父子俩经过艰难跋涉好不容易来到了他们心中理想的狩猎场。父子俩要在这深山老林里凭着自己的本事捕猎各种飞禽走兽,挣够一家人明年的大半开销。尤其是儿子更希望能有好的收获,好给即将出世的孩子添置些日用品。想到家里身怀六甲的妻子和即将出世的孩子,年轻人跃跃欲试,放下行装就背上猎枪准备行动——他等这个冬天等得太久了。
  “站住!回来!先建好咱们的住地再说。”就在年轻人要离开时,身后传来父亲威严的声音。年轻人停下脚步,转过身说:“父亲,你知道我们一年中只有冬季狩猎最重要,还是趁好天抓紧时间捕猎吧!我们猎人天生就是辛苦命,只要能凑合也就行了。再说了,我们是来捕猎的又不是来享福的。”“不行!必须先建好住地!不是要享福,是到时要保命!”父亲斩钉截铁毫不犹豫地说。儿子不想与父亲一来就发生争吵,勉强地放下猎枪和用具与父亲一道砍树,搭棚。硬是花了几天的时间在山坡的避风处建起了一个坚固,温暖的木头小屋。
  这天一早,父亲对儿子说:“从今天起,我们可以放心地捕猎了,你往东,我往西,把野物往中间赶,到时我们俩再从两边开枪射击。”儿子点头应允,他知道父亲这一招分进合击两面夹攻的方法是他多年来摸索出的经验。临分手父亲又叮嘱儿子:“不要贪多,每天晚上一定要回住地过夜,不然我会去找你的。”儿子边走边回答:“知道了,我又不是小孩,再说打多了我也背不动呀?”
  父子俩就这样白天分头捕猎,晚上回来过夜,渐渐地小木屋的墙壁上挂的兽皮和门口堆着的猎物一天天多了起来,他们知道野物快被他们赶到一起了,父子俩就快有大收获了。儿子也仿佛看到了送给孩子的那份厚礼。他连晚上睡觉也发出了咯咯的笑声。
  然而,就在你子俩满怀希望,期盼收获的时侯,老猎人感到山风改变了方向,林子里也不时飘过一阵阵霉臭味。他心里一惊——这是暴风雪来临的前兆。多年的经验告诉他这场暴风雪还不会小。
  “山里的天,孩子的脸”说变就变,不久寒风凛冽,雪花飞舞,大地逐渐变成了一个银色的世界。父子俩在温暖的小木屋里围着火堆,吃着烤肉,与屋外的冰天雪地形成了两个鲜明的世界。这时儿子才觉得父亲当初要他搭建住地是多么有必要。
  风在一天一天地刮,雪也在一天一天地下,丝毫没有停歇的迹象。年轻人眼看即将要到手的希望就要被这风刮走、就要被这雪掩埋,他心急如焚,他不甘心就这样每天躺在小棚里烤着火,吃着肉,让希望从自己的身边溜走。他听人说过越是在大雪天越好捕猎,他几次对父亲提出要趁雪天去围捕那些被他们驱赶到一起的野物,但都遭到了父亲的严词拒绝。躺在兽皮上,年轻人不止一次地想:“父亲老了,已经没有一点年轻人的锐气了,人们常说‘富贵险中求’,不冒险哪有成功呢?每天舒舒服服地躺在这温暖的火堆旁,不是眼睁睁地看着希望从自己的身边溜走吗?”他决定独自出去闯一闯,做出点成绩来让父亲刮目相看。
  第二天天一亮,老猎人一觉醒来发现儿子不在,他一惊,赶忙起身,发现儿子的猎枪和捕猎用具也不在。他打开门一看,门外留下了一行差不多被风雪抹平了的脚印。他喊了一声“糟糕!”就赶忙穿戴好,操起自己的猎枪,带上猎狗准备去找回儿子。就在老人出门时一阵朔风吹得他倒退了回来。他转念一想:“孩子已经大了,虽说做事有点过激,但经验还得靠他自己在现实生活中积累,让他闯一闯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吃一次亏他自然就会多积累一分经验。”
  老人拴好狗,放下枪,往火堆里加上柴,等到到火堆升起红红的火焰,屋里暖烘走来时,他割下一块兽肉在火上慢慢地烤了起来,他知道儿子回来一定会饿得够呛,临时再烤是来不及的。没多久小屋里就充满了诱人的香味。老人就这样一块一块地烤着,等待着儿子的归来。然而,直到下午了还不见儿子的影子,老人再也坐不住了,他知道要是天黑之前儿子不回来,那就会出大事。他再一次披挂好,带着猎狗走进了茫茫的雪幕。
  在猎狗的帮助下老人终于在天黑之前找到了掉进大坑、已经昏迷不醒的儿子。老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他背回了小屋。儿子醒了,睁开双眼,眼神中充满说不出的复杂与难为情。他长长地叹了一口粗气说:“唉!雪太大了,铺平了坑坑凹凹,填满了沟沟壑壑,根本分不清东南西北,更别说是捕猎了。唉!到手的希望成了泡影真是心有不甘哪!”
  老人用慈爱的眼光看着已无大碍的儿子缓缓地说:“儿啊,谁愿意这样呀?现在大雪封山,处处险境,最重要的是如何保命,连命都保不了,那不等于是蛮干吗?世上有什么比命更重要呢?你的进取精神可嘉,但还要学会放弃,放弃比进取更难!你要记住:只要生命还在,机会就一定离你不远!”听了父亲的话,年轻人感到一阵从未有过的愧疚,父亲不是没有了锐气,而是在用智慧生活,用经验处事。他觉得这场雪让他失去了很多,但他也得到了不少。
  就这样父子俩在小木屋里一直熬到冰雪消融,当他们带着为数不多的收获走出森林时,年轻人的脸上看不到一点点沮丧。他相信父亲的话“只要生命还在,机会就一定离你不远!”

  注:本作品为小小的天原创,网络转载请注明出自《一品故事网》并标明作者,如纸媒刊登,须经本人同意!联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