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烟头

 星期天恰逢秋高气爽、万里无云的好天气,兴致一来便带上女儿到中山纪念公园玩。
  看着孙中山那高高的铜像,女儿问:“妈妈,你总说孙中山伟大,我怎么看着和大家一样平平常常的呀?”
  这道理太深,我一时也说不好,况且我也不想把本来轻松的游玩弄得那么严肃,像个上传统教育课似的。
  我说:“伟大与平常并没有很深的界线,有时间妈妈再给你讲,今天咱们好好的玩,好吗?”女儿屁颠屁颠地跑开了,我靠在栏杆上远眺着这秋的美景,感到十分的惬意。
  “妈妈,你过来!”女儿用她那稚嫩的声音喊着我,还不住地招着小手。
  我一走过去,女儿就小声地对我说:“妈妈你看那个外国阿姨也像那个叔叔一样在抽烟。”
  我顺着女儿手指的方向望去,二级平台的石椅子上一对外国青年男女一边谈笑一边在抽烟。尤其是那个长着满头金发的漂亮女孩一下子吸引了我的眼球。其抽烟的姿态优雅自如,青色的烟气潇洒地从她的鼻孔蹿出,一缕缕青烟随着风缓缓地上升,越来越淡,最后消失在空中。
  说实话,我原本讨厌人抽烟,尤其是讨厌女人抽烟。别的且不论,满嘴的烟味,咧嘴一笑露出被烟熏黄的大牙,纤纤玉手被烟燎得生黄,哪还有一点东方女人的风韵?我默默地看着眼前这对异国男女。
  这时只见那金发女郎将烟蒂放在地上,用脚轻轻踩灭,然后捡起来起身朝不远处的垃圾桶走去,极认真地弯腰将这只被她踩灭了的烟头扔进了垃圾桶。她那一连串的动作是如此的娴熟、自然,毫无矫揉造作之感。完全是平时养成的一种习惯性行为。
  我低头看了看我脚下一个个烟头,想:“这女孩完全应该看得到这满地的烟头呀?再说她已经将烟头踩熄,大可不必不必担心由此而引发火灾,何必再将它捡起来扔到垃圾桶里去呢?在我们的周围,能有人把自己丢在地上的烟头随之踩灭就已经是很不错的了,更别说再捡起来扔进垃圾桶。”
  这时那男的也吸完了手中的烟,也是同女孩一样的动作——踩灭了烟蒂,再扔进垃圾桶。我被他俩的动作震惊了。我看着满地的烟蒂——尤其是有的还在冒着袅袅青烟的烟蒂,感到脸一阵阵的发热。
  我仰头看了看拄着拐杖,目视远方的孙中山铜像想:“先生,你推翻满清,建立共和,提创‘民主、民生、民权’当然可以被后世人称为伟大,但这两个外国年轻人的平常举动能不能称之为伟大呢?那么无数个这样的平常小事能不能构成一个民族的文明和民族的伟大呢?”
  牵着女儿走在回家的路上,我觉得可以回答女儿来时提出的问题了。我确实有必要对她好好地讲一讲。

  注:本作品为小小的天原创,网络转载请注明出自《一品故事网》并标明作者,如纸媒刊登,须经本人同意!联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