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树与蝴蝶兰

    
  冬天来了,呼啸着的北风挟着片片雪花使大地变成了一片银色的世界。
  山坡上的松树冻得浑身变成了深褐色,头顶上那深绿色的绒帽上,已被盖上了一层厚厚的白雪,压得它们几乎喘不过气来。几棵年幼的松树不时看一眼坡下那栋冒着白烟的花房——那是人们在给过冬的名贵蝴蝶兰加温。
  小松树们忿忿不平地议论起来。有的说:“当松树有什么好,每年风霜雨雪如刀砍斧削,太遭罪了!”
  有的说:“还是我们太低贱。你看人家蝴蝶兰,它那房里可是温暖如春呀。真是羡慕死我了!这老天爷为何不让我托胎当蝴蝶兰,让我当了一棵倒霉的松树呢?”
  小松树们叽叽喳喳的抱怨声惊醒了不远处正在闭目养神的老松树,他们一个个已经是弯腰驼背、老态龙钟了,这样的恶劣天气在它们的一生中不知道经历了多少。
  一株老松树开口说道:“你们见到一两次暴风雪就这样怨天尤人,那要是活到我这个岁数还不得一头撞死呀?兰花有兰花的娇艳,松树有松树的挺拔,她的妩媚我们比不了,我们的顽强她也做不到,自然界万事万物各有优劣,有什么好羡慕和抱怨的呢?”
  另一株老松树说:“你们这一抱怨和羡慕呀,脑子里就会产生嫉妒,一有了嫉妒就生出无名的烦恼,这对你们的成长是十分有害的,你们知道那首赞颂我们松树的著名诗作吗?”
  小松树们点了点头齐声说:“是不是那首‘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要知松高洁,待到雪化时’呀?”
  “对,如果我们要是像兰花那样娇贵,还有谁写诗来赞颂我们的品格呢?要想成为一棵人所赞颂的松树要经历严寒酷暑的考验,要压不垮,吹不断,不羡慕荣华富贵,不贪图舒适享受。向你们的前辈学习吧,冬天来了,春天就不远了!”
  小松树们暂时还不明白长辈们说的这些大道理,但它们的心情比刚才好多了,一个个勉强静下心来尽力抵挡着严寒的侵袭。
  花房里的蝴蝶兰也看到了窗外的冰雪世界,不过房里房外两重天,它们暗自庆幸,觉得生为一株高贵的、人见人爱的蝴蝶兰是多么的幸福。
  冬天终于过去了,温暖的阳光开始催醒大地上的生灵。小松树们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蝴蝶兰也开始孕育着花蕾。不久它们开出了一朵朵色彩娇艳、型似蝴蝶展翅样的花来。
  一天花农们来到了花房,他们剪下了一枝枝带叶的花枝,将它们扎成一把把放进了准备好的箱子里,另一些花农把花盆里的残枝败蔸倒在了山坡上的松树下。
  躺在松树脚下的蝴蝶兰看着一株株挺拔的、青翠欲滴的松树流着泪水说:“还是你们好呀!虽说在野地里爱尽磨难,但你们却赢得了世人的称颂,不像我们虽然过上了一段让你们羡慕的舒适生活,到头来却落得个斩头去尾,断子绝孙的下场。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人们是不会白白让我们享受的,可惜等我们明白这个道理时已经晚了!”
  不久蝴蝶兰全部消失在泥土里了。花房里又运进来一批新的蝴蝶兰。松树们仍然傲然挺立在山坡上。

 注:本作品为小小的天原创,网络转载请注明出自《一品故事网》并标明作者,如纸媒刊登,须经本人同意!联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