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那边上香的女施主,胸怀多么的宽广,雄伟...

【师父,爱会超越性别吗?】【这是宏大的命题,有时会,有时不会。把门关上,窗帘拉上,熄了蜡烛。为师细说。】 【徒儿,做人最重要是放下。你看那边上香的女施主,胸怀多么的宽广,雄伟,圆滑,饱满,有弹性……】 【师父,七夕怎么过才有意义?】【念经。】【唔。七夕还念经。】【恩。不过今天可以念玉女心经。】 【喂,我是师父……对……为师诵经累了。帮为师拿张碟片进来,放松一下……哪一盘……笨蛋!这大半夜的,难道为师还能看科学发展观么?……就那个上面标着东瀛的那盘……对……对……进来时顺便带卷纸巾……挂了啊……】 【师父,我喜欢上比我大五岁的女施主了,怎么办?】【阿弥陀佛,爱情是没年轮的,年龄从不阻拦爱情。】【可我总觉她爱过很多,便对我的爱了无兴趣。我该怎么快点长大?】【无用 。先爱的那个人总会自觉卑微,怎么大也大不过另一半。比如师父,当年追你师母,无数劫难啊…不説了,我先去給你师母捏脚了】 【师父,我想看会儿电视。】【去吧。】【师父,没有电。】【哦,没电看不清楚是吧,那你点上蜡烛看吧。】【= =!可是,我想看超女总决赛。】【哦,那就是看电视节目了,节目是节目,电视是电视,下次要说清楚哦。】 【师父,师兄总打我。】【那你改法号叫“诳语”好了。】【为什么。】【出家人不打诳语。】【唔。】 【师父,如果地球爆炸了,会发生什么。】【恩,香飘飘就再也不能饶地球两圈了。】 【师父,你总叫我傻孩子,弟子真的很傻吗。】【傻孩子,你怎么会是傻孩子呢。】 【师父,每天敲木鱼木鱼会痛吗。】【傻孩子。为师每天都要做法事,法事也没有怀孕呀。】 【师父,我也想去西天取经。】【别闹。不是谁在路上都能遇到那么多性感的女妖精的。】 【师父,人生是什么。】【不可说。】【(第二日)师父,人生是什么。】【不可说。】【(第三日)师父,人生是什么。】【不可说。】【(第N日)师父,我天资驽钝。求您告诉我吧。】【那好吧,我告诉你吧。人生,是Life。L-I-F-E,Life。】 【师傅,你知道我在想谁么?】【昨天那个女施主。】【你怎么知道。】【我也在想。】【那你怎么睡得着?】【那是大方丈的闺女,想也白想。】 【师傅,想必我在庙里呆不久了,我怕我控制不住自己。】【还想她呢?】【嗯。】【那就别控制了,为师传你一套迷魂经。】【你怎么不用?】【此经一生一念,一念一缘,我已经有你师娘了。】【我靠,那我还是等等看还有没有更合适的吧。】【操,没用,都会腻的。】 【师傅,为什么咱早上要敲钟啊?】【因为我们没养鸡。】 【师傅,你什么时候教我武功?】【佛门中人,慈悲为怀,大方丈有令,我们这种清净小庙,不可学少林喊打喊杀。为师传你诸般经义,读懂念通,内心强大,见着那些花拳绣腿的,舌灿莲花,灭他们跟玩儿似的。】【师傅,我懂了,知识就是力量。】 【师傅,今天晚上我能不住庙里么?】【别装了,出去冻一夜回来和师兄弟们吹牛逼的事儿我也干过,想开点儿吧,色即是空。】 【师傅,其实我应该叫你师父才对吧?】【没事儿,输入法怎么默认的就怎么叫吧,随缘。】 【师父,你师父是谁?】【大方丈。】【他的呢?】【他师父就是咱庙的创始人,据说当年是混的,后来路上捡了本儿经,就拉了一票弟兄,占山为王,广结善缘,干起了这普度众生的勾当。】【咱庙还有这背景?】【不然你以为为什么我们还没被少林吞并?】 【师父,小北和她娘为什么不住庙里啊?】【大方丈怕影响不好。】【那我师娘为什么就能住庙里?】【我一个出家人,还在乎什么影响。】 【师父,人家别的寺都叫方丈,为什么咱们得叫大方丈?】【这不显得咱大气么。】【那我以后就管你叫大师父吧?】【嗬,你在这儿等着我呢!】 【师父,清早听到一阵爆竹响。】【山下有人结婚。】【结婚为什么要放爆竹啊?】【想必是给自己壮胆儿吧。】 【师父,这么晚不睡,在这里叹什么气?】【为师夜观星象,紫薇冲北斗,白虎坐宫,东南角又斜刺出一道红光,想必.....】【想必怎样啊?】【想必,为师是饿了,你也饿了吧?】【....靠,去叫师娘起来煮点儿面?】【傻孩子,白虎坐宫啊,怎么敢叫.....唉,咱爷儿俩石头剪子布吧。】 【师父,那些来算姻缘的人,既然想要在一起,还算什么算?要是姻缘不和还真就散了?】【嗯,所以啊,为师每次为了给他们算出姻缘都要引经据典,一算再算,算出来为止。】【师父你真是积德行善。】【也不是,有时候为了回头客也往没了算。】 【空舟禅师,我上次求你算的姻缘,你说有戏,果然没两天我们就在一起了,可是现在我们开始吵架,开始冷落彼此,话题也越来越少,也不像开始那样一天不见就难受了,而且....】【这位施主,你要是想换一个,我可以再给你看看姻缘,你要是想情感咨询,解解心宽,可得另加钱。】 【师父,秋天快到了。】【.....】【师父,你说季节值钱吗?】【.....】【今天少林寺有人摆喜酒,师父,你说喜酒值钱吗?】【.....】【今天咱们寺还做了两场法事,师父,你说人命值钱吗?】【.....】【师父,你怎么不说话?】【今天为师牙疼。】 【澈丹,你看为师胖吗?】【胖。】【那你看你师娘胖吗?】【看着胖,说出来就不胖,必须不胖,一定不胖。】【那你看小北胖吗?】【这个不重要。】【嗯,这就叫色即是空。】【嗯,也叫实事求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师父,最近怎么不给我讲经了?】【为师最近心情好。】【那意思平时都是拿我解心宽呗?】【你装什么不服气,你最近问过为师经吗?这证明你也心情好。】 【师父,你说说这世道......】【不说。】 【小北,我给你写信好了。】【你有话不能直接说吗?】【我怕你听不懂。】【那我就能看懂?】【看不懂我再给你讲呗。】 【师父,夜里常闻鬼夜哭,你给念念经超度超度呗。】【那不是鬼,是你空响师叔失恋了。】 【澈丹,我想要个钻戒。】【小北,等等吧,等我再修行两年,你把我烧了,舍利子比钻戒值钱。】 【师父,今天少林那和尚跟你嚷嚷什么呢?】【他问我们遗寺怎么能取消了坐禅。】【坐即非坐,禅即非禅,禅怎么能坐出来,坐出禅来又怎么样?师父,你是用这套胡搅蛮缠收拾他的么?】【没,我就问他痔疮好点儿了没有。】 【师父,你看这云舒云卷,刚刚还是半明半白,忽然就黑的遮天蔽日了,唉,佛法非法,有常无常,佛祖都是如来,不能如去,师父,就算是你,也不能知道未来是何形状吧?】【你要再不赶紧去帮你师娘收衣服,为师确实不知道你会被打成什么形状。】 【师父,空道师叔那迂夫子样儿,肯定不能教我日本脏话。】【你这样,趁他不注意抽他一下,记住他说的第一个词。】(pia)【操!你打为师干嘛!】【我试试效果。】 【澈丹,怎么又和你宨丹师兄打架了?】【师父,那不是打架,是切磋。】【打不过就说切磋,嗯,你这功夫没白学。】 【小北,你找我?】【嗯,我们...我们在一起吧!】【....你又跟人打赌输了吧?】 【师父,为什么我喝完酒老是腿疼啊?】【你喝完酒老是踹墙。】【......你怎么都不拦着我点儿啊!】【是你自己说非踹死它不可的,等你哪天踹死它了就不腿疼了。】 【师父,头发既是烦恼丝,要它有啥用】【给理发的一点事做】 【小北,你生气的时候就拿我当出气筒吧,就像我生气的时候,拿我当出气筒一样】 【小北,你知道吗?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了。大地下沉,天空崩塌,冰山熔化,洪水泛滥。世界将走向毁灭,所有生命都难逃此劫,没有人可以幸免,万物都不再重生,再也没有希望,再也没有明天……所以,好了,我现在可以亲你了吗?】 【师父,为什么你很少跪拜我佛?】【和你师娘在一起后,跪搓板还少吗?我又不是受虐狂】 【小北,你喜欢点什么呢】【集市那个古玩店的银花钗好看,那个玉镯子也不错,还有那把丝绸扇子…】【小北,你也知道寺里福利不好,你能不能喜欢点便宜的东西】【有啊,你啊】 【师父,师娘喊你吃饭了】【你们吃吧,我今下午打了两个鸽子,到现在还撑着】【我说难怪最近怎么老联系不上小北,原来给你搞断线了!】 【小北,他们都说我很能喝。我今晚把子丹师兄给喝趴下啦,把曹丹师兄给喝趴下啦,把汝丹师兄给喝趴下啦,我一想到你,我也趴下啦】 【师父,人生的意义是什么?】【就是寻找意义】【师父,意义是什么】【就是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给自己找茬中去】 【师父,你和师娘一路走来的感触是如何呢,你比较有经验,来给我参考参考】【两个人在一起呢,时间越长久关系就越深入】【师父,你这不跟没说一样吗,具体点】【具体就是相互的关心会越来越具体】 【师父,你和师娘之间相互的关心就是如何】【傻小子,深沉的你听不懂,非要我扯点直白的?】【师父,这又不是讲经,生活化一点的好】【是这样的,初阶段问的是“你心情靓不靓”“最近啥烦恼”,之后问的是“这猪肉贵不”“这衣服好看不”,到后来就是“你痔疮好了没”】仿扯经 【师父,我又被小北打了】【嗯哼】【我说我想亲她】【你小子大胆啊】【她说不要脸,然后我就亲了她的嘴…】 【师父,到底一个人怎样才会喜欢另一个人呢】【投缘】【难怪小北不理我,我头比较扁】 【师父,什么时候还闭关呐?】【戒了】 【师傅,一切如梦幻泡影,可在梦里我还有哭有笑,甚至还有了一头长发,梦幻泡影虽易逝,也比这循环往复的无聊强太多了。】【你睡醒了再跟我说话。】 【师父,听说你和师娘试过整一个月没说话】【嗯,没机会打断她】 【澈丹,以后在我讲经的时候,你别老问我问题,要肃静】【知道了,师父,我也觉得打扰师兄们睡觉是挺不好的】【阿弥你个陀佛,主要是你问的那些问题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师父你今天不在,师娘来闹,要你把小金库交出来】【全寺上下都守口如瓶了,怎么还是给她知道寺里提高待遇的事儿呢,是不是你小子告的密】【她瞧见好些个道士和别寺的和尚来我们这儿皈依了】 【师父,我心中有百般苦闷的情绪不能抒发,老被牵着走】【一切随他去,世间自在人。我觉得这无非就是少年烦恼,别要执念】【师父,你要是我这年龄不也跳不开】【那不是,我没你这么年轻就出家,而且你即使有万般情绪也要在外人装大彻大悟,我告诉你,这也是职业道德】 【师父,咱寺里有没些人物,比如隐在藏经阁里武功高强的扫地僧之类的】【坊间的武侠小说看多了吧你,那都是骗小孩儿的神话,别当真】【不是啊,我看空残师叔那腿脚就长得挺霸气的,该是练过什么了得的武功吧】【那只是小儿麻痹症】 【师父,咱寺里不是规定不收残疾人吗,那为何空残师叔小儿麻痹也收】【大方丈觉得他打坐厉害,双腿一盘坐上十天半月你行吗?这也是特长来着】 【师娘,小北就生日了,陪我去集市给她买个礼物吧】【澈丹,还是你心思活络,你师父以前送我的无非就是木鱼与佛珠,了不起就送个禅杖】【我也觉得寺里的佛珠品种不多,才想着去集市挑个好看点的佛珠】 【小北,我想把我最纯洁的喜欢都给你】【剩下那不纯洁的喜欢你打算着给谁?】 【小北,我昨晚把少林的俩家伙给打趴下了,厉害吧】【小和尚,你吹牛也给我吹个清新脱俗一点的,还有,我最讨厌你们整天打打杀杀的,闲着没事绣个花你说多好】【我还没说完呐,其实我也就是做了个梦】 【小北,你说要是我绣花师兄师弟都会看不起我的,师父也会骂我不讲职业道德】【出家人还争这个脸皮争这个形式做甚,你经都白念了,再说无处不是佛,做哪样不是修行呀】【要是师父能你这么想就好了】 【小和尚,你知道我为什么无烦恼吗】【你说】【因为我觉得我说的都是对的,别人说的都是错的,这样不就结了么】【我觉得你真说得没错】 仿扯经 【师父,世界末日是怎样的?】【天打大雷,地裂大缝,山摇地动,日月无光】【那应该就不用上早课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