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我一个纹身吧

我想纹身。 打头几年前有这个想法的时候,这个念头就像身上会莫名其妙出现的瘙痒一样折磨着我。每次逛街,只要路过纹身店,如同偶然间误闯蜘蛛境地的蝴蝶,撞上就别想再忽闪走,鬼使神差地就想往里进。一遍遍贪婪地看着墙上挂着的别人的纹身照片,揣摩着自己最适合哪个图案、纹在身体的什么部位最性感、最酷。其实那些照片一点也没有美感,暗淡的色调像是警察用来分析案情用的,图案散发着腐败的气息,仿佛终年不见天日。 可还是挡不住我着了魔般的心思。 说不清是什么原因让我想有一个纹身。在路上遇见有纹身的,都会停下来直勾勾地看着人家的某个部位,像个花痴。他们是抱着什么目的和想法呢?好看、新潮、前卫、时尚、纪念。这些对我来说,似乎都不成立。时尚、前卫什么的是不靠边的,我这么一个老男人,如果还因为时尚这类的玩意去和年轻人比拼,别人肯定说我是个千年老妖。纪念?纪念谁呢?谁能让我这般痛苦地惦记着?想忘记还来不及呢。不像张柏芝,每次爱情结束就大张旗鼓地在身体上做文章。更不像小贝辣妹之类的,把对对方的爱都纹在身体上,仿佛这样就是忠贞。女人就是感性,变着法地折磨自己。如果上述都不是,那就是自虐了,嗯,这多少还沾点边。可我有必要这么虐待自己吗?有。回答是肯定的。痛到最后就是快感。 “岂能身无分纹”,这话很有诱惑力,而纹身对我的诱惑是好玩。我最大的优点就是好奇,所有没尝试过的都希望尝试一下。 想纹在什么地方?一个老板模样的人问我。老板年纪不大,属于潮流猩猩派。胳膊、大腿纹着张牙舞爪的龙和图腾,它们随着肌肉来回不安分地扭动着,随时准备升腾而起。 纹在小腹部。 你纹在腹部给谁看啊?哥们说。 当然……我自己看了。我噎了一下,其实我想说,想给我的爱人看,在我们宽衣解带的那一刹那,什么都舍得展示给对方的。哪怕那一刻惊讶胜却柔情无数。 哦。哥们意味深长了一下。 看好了吗?纹什么图案。老板不耐烦了,遇见我这样磨磨蹭蹭的顾客,一次次地询问我。 想纹个蝎子。呶,就纹在这个地方。尾巴朝上。我指着肚脐旁边靠下一点的位置说。 你还是纹个图腾什么的比较好。朋友建议我。 不要,那不合我的口味。看见照片上的那些人满脖子满身的都是鬼啊神啊图腾什么的,我自己都害怕,回头再吓着别人。 现在纹吗?老板的态度温和起来,用没有穿透力的眼神看着我,就像吵架中的男女彼此较了半天劲终于败下阵来似的。 哦,现在不纹,先看看。 老板立刻不再热情了,身上的龙在挣扎了半天后,终于吐出了最后一口气,安静了下来。 每次都这样,只看不纹。附近20公里之内的、所能找到的纹身店都让我把人家的门槛踏扁了还没决定。每次咨询完,都能听见老板牙根发痒的声音。 如果20年后你不后悔,就去纹吧。同事说,然后狡黠地看了我一眼:我可知道你是个啥人了。我一惊,难道纹身和做人有必然的关系吗?在他眼里,我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闷骚男。 不是我不想纹,是怕疼。如果你没有准备去痛的勇气,就得不到想要的东西。其实呢,我最大的担心是怕纹出来的蝎子是变种货。你想,再过几年,如果我发福了,肚子上的蝎子也跟着发福。你啥时候见过一直发福的蝎子?我一个朋友就是这样,几年前在腹部纹了一个上山虎,这几年小腹渐渐凸起,上山虎也跟着发胖,一到夏天,这只老虎就随着腰腹部的胖肉颤巍巍地晃动着,就像饱餐后慵懒地抖落着浑身的毛一样可笑。 就这样,几年犹犹豫豫地就过去了。每次遇见自己喜欢的人,就告诉人家想纹身。姐姐的孩子说,舅舅你纹吧,这样就有动力不让自己发福了。有天,一个朋友来我家,我说我想纹身,估计他没听清楚,等我洗完澡出来,他围着我上下看着。我心里一紧。 纹身呢? 还没纹呢。 这家伙朝我屁股就是一脚:不许纹! 来源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