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娘变装套装,我的世界观又重铸了

伪娘变装套装,我的世界观又重铸了 有此神器,妈妈再也不用担心基佬的菊花了 相关新闻:男子为攒钱变性扮女装卖淫 本报讯 9月2日晚上,嘉兴海宁警方在当地的硖石街道建设路旁的一条小弄堂里抓获了一对涉嫌卖淫嫖娼的男女。就在警方准备对“卖淫女”进行人身检查时,对方突然说到“我是个男的”。 这离奇的一幕让现场所有人瞠目结舌。经身份检查,这名“卖淫女”确是男性。 男扮女装卖淫 只为实现“女儿梦” 1.65米不到的个子,一套灰色的T恤和短裤,头扎马尾辫,脚踏大红色高跟凉鞋,脸部打了厚厚的粉底、黑眼影、大红色口红。乍一看,确实和普通的姑娘没什么区别。 然而,小刚(化名)就是活脱脱一个大男人。今年25岁的小刚是陕西人,打从懂事起,他心底就藏了一个秘密,就是渴望成为一个女孩。几年前,他来到嘉兴打工,但工作一直不顺利。迫于生计,他索性买来假发套、女性衣服和化妆品,装扮成女子揽客卖淫。“这个来钱快,我想攒了钱做变性手术,真正变成女人。”小刚说。 小有积蓄后,他还在整形医院做了假体隆胸手术和脸部削骨手术。为了不被嫖客发现自己的男人身份,他每次出门都要化好浓妆,并选择在夜间灯光昏暗处招揽“生意”。 去年夏天,他在嘉兴某公园内提供性服务时曾经被公安机关查获,这让他觉得抬不起头来。挣扎了一年后,今年8月初,他来到海宁,还是做起了“老行当”。 酒后拈花惹草 没想到“她”是大男人 嫖客阿斌(化名),34岁,四川人。诈骗、贩毒、抢夺……从他长大成人开始,大部分时间是在监狱里度过的,至今单身。 7月16日,阿斌出狱,准备洗心革面重新做人。8月1日,他在海宁皮革园区一家企业找到了工作。下班后,他独自一人在租房里喝了很多白酒,之后骑上电瓶车到市区溜达。 当晚8点多,他在建设路一弄堂口碰到了一名主动搭讪的女子。“要不要玩玩?”女子抛话道。阿斌看到这个女人身材高挑、丰满,便借着酒劲和她讨价还价,最后商量100元成交。知道真相后,他大呼上当。 男扮女提供有偿性服务 同样构成卖淫 小刚男扮女装卖淫的行为,与一般的卖淫嫖娼案件是否有本质区别?怎么界定? 办案民警告诉记者,卖淫嫖娼是指不特定的异性之间或者同性之间以金钱、财物为媒介发生性关系的行为。小刚男扮女装为阿斌提供性服务,收取了100元嫖资,就是卖淫。民警对小刚和阿斌作出治安处罚,各罚500元。 本报通讯员 李武岐 本报驻嘉兴记者 黄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