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聊古龙及其笔下我最喜欢的一部小说

彻夜不眠读古龙的书,是在十余年前。然而,在这样一个阳光弥漫的周末午 后,却突然想写点东西,关于古龙,关于古龙的书。 古龙,原名熊耀华,生于1938年6月7日,卒于1985年9月21日。 籍贯江西南昌,1938年6月7日出生于香港,幼时曾住过湖北汉口。 喜欢古龙,并不是因为他的小说里的任务有多么天马行空,这一点可能与大 多数人都不一样。在众多武侠小说大家中,之所以偏爱古龙,是因为他的作品自 成一格,不受任何约束,善于以感性的笔触去直探现实的人生。 “天涯远不远?” “不远!” “人就在天涯,天涯怎么会远?” “明月是什么颜色的?” “是蓝的,就像海一样蓝,一样深,一样忧郁。” “明月在哪里?” “就在他心里,他的心就是明月。” 我不知道你们读到《天涯明月刀》开篇的楔子时是什么感觉,我读到的 是深深的孤独感和寂寞感,读到的是天下第一刀手傅红雪心灵的困守与挣扎。 《天涯明月刀》正是我最喜欢的一部古龙作品,据说,《天涯?明月? 刀》是古龙写的最痛苦的一部作品,那些字里行间的隐忍,背叛,仇恨,是对傅 红雪的一次成长的洗礼。这是一部傅红雪的心灵史,但,字里行间,何尝不是处 处可见那个风流倜傥笔名古龙内心的困守与突围? 谈《天涯明月刀》,除了傅红雪的身世,他的残疾,他生来患有的疾病, 千百次在黑暗中的挥刀,还有那个叫翠浓的女子。翠浓的身份很耐人寻味,古龙 用一个原本带有目的的妓女来写傅红雪,可谓是复杂而细腻。对傅红雪来说,翠 浓是他第一个女人,是引导他成为男人的女人。这段感情,经历了猜忌、误会、 痛苦和折磨,残酷而美好。写人物微妙而复杂的情感,古龙是武侠小说家中少有 的大师,古龙习惯于在作品中糅合情感和人性,习惯于营造尖锐、完全对立的矛 盾。尽管他笔下有风流倜傥、足智多谋而多情的楚留香,我更喜欢在黑暗的小屋 子里一遍遍挥刀的不完美的傅红雪,经历了痛苦的过去,经历了大悲大痛,才是 真正的人生。傅红雪生来就与仇恨联系在一起,似乎他活着只有一个理由,就是 报仇。可是,当他真的可有结束仇恨时,他突然发现自己与这段仇恨无关。似乎, 支撑傅红雪或者的理由,或者说是精神支柱轰然倒塌。傅红雪却突然发现,结束 仇恨除了杀尽所有仇人,还有第二条路可走,就是宽恕。所以,失去了仇恨作为 精神支柱的傅红雪依然坚强挺立,他宽恕了他要杀的人,从此也不再恨任何人。 可能傅红雪这个人物形象与帅无关,但是,在生来被迫承受的矛盾漩涡中,他的 内心是高贵独立的。难得之极。 或许这是古龙写《天涯明月刀》写的那么痛苦、却对其期望最高的原因, 或许,这也是我喜欢古龙,喜欢《天涯明月刀》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