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囧》的狂欢与思考

《泰囧》的狂欢与思考 《人再囧途之泰囧》成为国内第一个十亿票房的电影,相反,冯小刚的《1942》却没有一如既往的创造票房奇迹,徐峥——这个大家并不陌生却凭借自己的导演处女作拿下十个亿,把冯小刚从票房神坛狠狠的拽下来,我们不得不去思考,这成功从何而来。   很多导演在自己功成名就之后会去尝试一些新事物,其结果就是惨不忍睹,比如陈凯歌的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不好意思,片名我忘了),比如张艺谋的《三枪拍案惊奇》,比如冯小刚的《非诚勿扰2》,换风格这种屁事往往是内地导演冒险尝试的愚蠢行为,好比铜锣湾的老大想吃完整个香港所有区的生意,可能吗?至少这种奇才内地还没有。张艺谋输在盲目高估二人转的受众性,陈凯歌输在表达的东西太「超前」,冯小刚更直接,从喜剧直接转行拍悲剧,贺岁贺岁,把年度苦逼大戏放到年底贺岁,和大年初一办白事一样不招人待见。   徐峥作为一个喜剧演员,已经有了自己的一套喜剧风格,这种喜剧风格不依赖于低俗笑话和地域性,能从剪刀手底下安全通过,且不影响电影的喜剧效果,这算是有内地特色的喜剧电影。他的处女作《泰囧》中沿袭了这种喜剧风格,票房好一点都不意外,当年周星驰执导喜剧之王,少林足球,同样有很好的票房,但不幸的是周星驰功夫开始也走上了转风格的不归路,所以我们现在看到的是这样一个周星驰:是不是大师?是。拍出来的电影屎不屎?屎。周星驰给人的感觉就如同读书时代那些班里面早起晚归异常刻苦的但成绩始终中等水平的同学,尤其是不再担当演员,老大,你是从龙套一路爬上影帝神坛,你不做演员还能做什么呢?   我们说回到《泰囧》,《泰囧》的成功也不是一朝一夕的,很大程度上他要归功于《人在囧途》,这两部电影其实关联性不大,不能谓之原班人马,幕后团队不是一批人,《人在囧途》导演叶伟民成名已久,他善于拍摄话题性作品,反映老百姓生活的东西,人在囧途能成功,一是档期贴合主题,二是选材,春运,回家过年,农民工讨薪。这些很生动的题材,以前居然没人拍,为什么呢,只能说,导演养尊处优的地位有的时候很难去真实感受老百姓的生活,《人在囧途》的卖点并非完全依靠喜剧,而是亲切感。春运期间,长途车,火车上放的最多的电影是啥?绝对是《人在囧途》,它太标志性了!整部电影洋溢的对回家的渴望和幸福感是很真实的,所以它成功了,也为后来的《泰囧》成功有了一个群众基础。   但《泰囧》主体上和《人在囧途》是风格完全不同的电影,后者更倾向于喜剧效果,把人情味抛掉了,公司政治文化和东南亚旅游和普通大众的生活离得较远,从艺术价值的角度去思考,境界不如《人在囧途》,那么它的成功就在于,喜剧效果做得太好了,我看的那场全场爆满,笑声一直都没停过。这就是徐氏喜剧的牛叉之处,某种程度上它和彭浩翔的《低俗喜剧》有很多共同点,没什么营养,但搞笑得经典。   《泰囧》是徐峥的一个成功的开始,至于能不能一直保持,个人来讲不希望,因为他一火我就幻听,每次有人讨论他我总觉得别人在叫我,甚至满大街有人叫我,非常影响我的感知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