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们一直误解了《葵花宝典》

欲练神功,挥刀自宫。 这是绝世神功《葵花宝典》的入门法则,声称要练这门神功的人必须先挥刀割掉自己的JJ才能入门,殊为恐怖,于是早就了江湖上不少仁人志士为了练就神功,不惜舍弃人世间最重要的一项生活,忍痛割爱。然而,真的必须割么?经过研究和思考,我发现一个惊天秘密,其实中原的武林人士都对宝典的这句入门法则产生了重大的误解,导致无端葬送了无数仁人志士的终身幸福! 事实上,我们探究《葵花宝典》的源头,发现其实很难确切考证,号称是“前朝宦官”所作,宦官可都是宫廷中在册的人物,这么武功高绝的一名太监,不可能不名扬天下,那也就无须考证是谁。事实上,经过很多网友的努力考证,这个所谓的前朝太监正是名扬天下的郑和,证明过程从略。然而这些考证高手却没有进一步发展,我经过进一步发掘,又有新的发现。 葵花宝典这门武功并非中土原创,其妖异诡邪,自然是西来物品,以我们郑和公公海洋般广阔的胸襟,是决然不会写出这些无聊的东西来,那么就只能理解成是他从西洋带回来的。那么是从西洋什么地方带来的呢?很显然,不是文明不开花的南亚诸岛,只能在人类文明的发源地两河流域寻找。是波斯么?不,因为波斯已经发明了《乾坤大挪移》这项绝世武功,人品已经用完了,不足以再发明一次更高墙的武功了,罗马?希腊?他们被日耳曼诸蛮虐待之后,经过中世纪狂热,连文明都没恢复,就更不考虑了。埃及?埃及是太监的原产地,发明自宫神功的可能性极大,但是其被伊斯兰化之后文明火种也没有留下来,不考虑。那么只剩下一种可能:希伯来犹太! 犹太人也是人类最古老的文明之一,现代世界三大宗教中的两大基督教和伊斯兰教都是脱胎于犹太教,其教义和历史可谓源远流长,而且郑和公公的舰队曾经前往犹太教的圣城麦加和耶路撒冷取经,这也符合我们的推测。也许有人要说麦加和耶路撒冷叶是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圣城,不一定只有犹太教的。然后很显然,这两者当时还处于蒙古统治的晚期没有解放,而且以这两个宗教的智力和人品,也远不足以发明《葵花宝典》这么伟大的武功,所以就只有可能是犹太教!问题就出在这儿! 我们中土的武林志仕拿到的是中文译本,而非原本,那么译本和原本会不会有点区别呢?哪是自然的,连只是匮乏如我,都知道中文版《Bible》(基督教《圣经》)和英文版有很大出入,更遑论希伯拉文原版了。不过这本《葵花宝典》是武功秘籍,属技术资料,不是传教读本,翻译者也必然非常细心,不会出现技术性差错,以郑和公公的水平,想必不会出现技术差错,那么最有可能出现细微差错的地方在哪儿?很遗憾,只剩下一个地方,就是开头这个总则:“欲练神功,挥刀自宫”。 众所周知,犹太教有一个很重要的宗教仪式:割礼。犹太男子在成年的时候要割掉Jj上的包皮,以纯洁之身留给耶和华,而这门惊世骇俗的《葵花宝典》功力太过于深厚,儿童和女子不宜,须男子成年时才能修炼,那么男子成年就涉及到一个问题:割礼。所以《葵花宝典》的总则就作出要求,只有成年男子才能修炼此功,既是成年男子,就要经过割礼,割掉JJ上的,那层皮儿,就这样。然而,我们郑和公公不知道是时间紧还是太激动,更可能是在翻译的时候想起了自己当年被割JJ的情形,再加上他的本外是阿拉伯语,一种和希伯来语接近但不完全相同的语言,。所以他在研读希伯来原文的时候就出点了小差错,看到“欲练神功,必先割礼”,这个“割礼”是什么?就去问协助他翻译的阿拉伯人,其实当时希伯来文已经消失,是二战过后以色列人强行光复的,当时并没有人真正懂得希伯来文,那些阿拉伯人学的希伯来文也是二调子,那助手一时也拿不准,回忆下犹太教的教义,突然想起,噢原来是那样,又挺害羞,不好意思直说,只给郑和公公比划了下动作,用手比作刀子形状,在自己身前“喀”的一声比划过去。郑和公公一看,大惊:“这不是咱们太监入宫的净身仪式么?”这就是什么人想什么事儿,如果是屠夫,肯定就是想到砍猪肉,郑和公公自然就想到的是割JJ,再仔细看看希伯来原文,确实是“割”、“JJ”这几个词根。于是长叹一声,在中文译本上郑重的写下了“欲练神功,挥刀自宫”八个汉字作为《葵花宝典》的总则。 正是:英雄肝胆两相照,江湖儿女日渐少。 三宝太监外语差,华山之巅多寂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