泷泽萝拉出新片了,我却无端想起了饭岛爱..

这么好看的女人泷泽萝拉也下海了,不知道是喜还是悲,感慨万千的时候却无端想起了饭岛爱。 饭岛爱的片子一部都没有看过,只看过她导演的《柏拉图式性爱》,当时也是因为她的死才去看的,感触很深。 后来又看了一篇影评,不禁潸然泪下。 影评如下,一直保存到现在: 有时候沉重的提起笔或者说在键盘上敲击的时候,会发现什么事情当你想要细细描述的时候一切都是乏力的,好比手淫过后正巧一姑娘来找你做爱。 饭岛爱去世了,在这个任何事情都值得去炒作的时候,一只老虎都能够掀起哗然大波。饭岛爱的去世被媒体炒作的让我恶心。我一个人在房间里翻找着饭岛爱的影片,这个甜美笑容的女人,大家都在玩笑般的说你儿时的启蒙老师去世了是不是得整一花圈儿什么的,然后周围人哄笑起来笑骂道去你妈的。 许多人围绕着柏拉图式的性爱的电影来说,对于女优来说大部分人认为仿佛这是一个极其肮脏的职业,当姑娘们一边嘲笑男人是不是又在家看A片打手枪或者一边淘气的问男人拍A 片的女主角特别漂亮你会不会和她结婚的问题的时候,更多的姑娘在背地里或明或暗,或者饮酒之后或者情萌之时与别的男人在床上翻滚。 中国人就是这样,什么事儿你可以悄悄地去做,但是你不能放到台面上。国外的哥们儿之间做了什么错事儿或者对不起哥们儿的事儿,双手一拉,肩膀一撞哥们儿很感激你能告诉他。而我们身边呢?更多的是表面上微笑不语,内心想:“好小子,你还给我来过这出?” 女人上过的男人可能超过某女优拍摄的A片而多得多,可是却很鄙视。女优拍片儿可能因为家庭拮据,生活压力,或者只是想要买一个LV。而姑娘们与男人一插一和一叫一扣,甚至可能来回路费都是自己掏的,你问她你怎么这样呢?人家那个时候玩儿你你又不是不知道。女孩儿只会不屑的说:“那是爱情!那是我青春期的爱情!” 原来你丫青春期的时候就知道假叫床就知道说不要然后悄悄伸手摸着男人的JJ,他妈的我怎么青春期时候就知道胡闹喝酒打手枪来着了,我怎么青春期时候就没学会九浅一深一扣三戳的? 饭岛爱的自传里说自己当初也是因为感情被男人欺骗被男人伤害最后走上了这条道路,这点我非常相信,甚至非常迎合我国经济形势,早几年不是唱响搞活市场经济么? 许多人非要把饭岛爱和舒淇来相提并论,结局当然是说舒淇运气好或者怎么滴了能转型成功。都是演员,非要分个什么,非要搞得露点的瞧不起露逼得,露逼的瞧不起拍情色片儿的,拍情色片儿的瞧不起三级片儿,三级片儿的瞧不起A片儿,A片儿瞧不起陈冠希。 是不是14岁不是处女的就肯定比20岁破处的姑娘坏?15岁开始打手枪的男孩儿肯定就没18岁开始打手枪男孩儿的身体好?说操你妈比王八蛋早的就一定不是好孩子? 饭岛爱一生渴望爱情,却又深知感情之中的漩涡陷阱,明白爱情有时浪得虚名,明白爱情有时浪得很。想要爱情却怕有受伤,她想要的是手拉手逛超市,可是对方想的却可能是嘴对嘴猛操逼。于是年龄越来越大,所知的罪恶与恶心亦越来越多,偶尔心不设防的谈一次恋爱,却依然是被骗。于是对爱情越来越绝望,也越来越渴望,裤衩掉落在地上,明白今夜所付出自己的肉体或许能换来两三天他对自己的关爱。 身边的男人不停的在换,一直在追寻自己想要的所爱。大家都在打趣说你看丫都一把年纪了怎么看爱情的角度还和20出头的小姑娘一样呢,天天做梦。 饭岛爱在一次又一次的追寻,希望每一个的两三天都能变为长久,于是资金的付出和年纪的增长,让她发现自己其实一直在骗自己。谁又不是呢?自己关机不与人联系,QQ隐身给人自己消失的感觉,可是除了自己给自己的感觉外,毫无意义,把自己对自己的重视幻想成每个人都一样,就和手淫一样自己在那乐着。 年纪越大,人越希望有一份踏实稳定的感情,有时候不是怕过节身边少人也不是看见友人一对对而暗影神伤,只是一个人的心有时候飘久了,会越来越远的,不相信爱情却又容易轻信。于是开始拼命的问身边的陌生男人是不是会和自己在一起,是不是会对自己好,是不是会给自己买大熊,是不是明天起来会亲她起床,开始问一些关于未来或者关于感情的问题。 男人感觉这个问题非常幼稚,没来由的我们怎么了就要在一起怎么了就要天长地久,于是扬长而去。男人又怎会明白呢?有时候寂寞久了,在这个时候出现的人,就会倾其所有的爱,可惜他选择另一个结果:扬长而去。 寒冷的冬季,路边的梧桐树摇曳着,我在琢磨着晚上该如何度过,每间饭馆被坐满,宾馆的前厅接待小姐对每一个客人报以微笑,可是很累,因为今天人太多了,在遥远的日本,一个女人在昏暗的洗手间,摇摇晃晃悄无声息的离开了这个尘世间,她还记男人一边数她的钱一边说的话:“他们都说你在做梦,还在找长久的爱情呢,其实爱情不就是一部A 片么?短短不过两个小时,你挺不错干嘛这样呢?你又不是不会赚钱过好日子,找个男人不什么都有了,在这做这傻梦做什么呢?” 女人在头脑混沌之间想起了一个词儿:“梦想成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这个词语已经不再被自己说起或者提及了。2008年12月24日,陈奕迅在音响里唱到:“Merry Merry Christmas,Lonely Lonely Christmas,Lonely Lonely Christmas,Merry Merry christmas。”饭岛爱在涩谷被人发现已经死亡多时,圣诞老人骑着麋鹿在空中滑过,饭岛爱是否也会像她14岁时候一样,面对街头的圣诞老人说:“能不能给我一颗糖呢?” 但愿这次的圣诞老人没有再将她衣服脱光,上下其手,人世间肮脏的事情已经够多,不要再去为难这个想要礼物的孩子了。